1/21/2010

H1N1疫苗

台灣很多人認為美國的月亮比較圓, 即使人在台灣是看不到美國的月亮的.

我的H1N1疫苗是在美國打的, 因為我人在這裡沒得選擇. 那我來報告一下我是怎麼打的參考一下好了.

去年十一月, 我們的家庭醫師那有疫苗, 一劑要十幾塊美金, 我打電話問清楚並約診約一週後. 我跟我先生到了現場, 表格都填完護士都打電話去問我們的保險公司有幾付差額後, 才跟我們說我們不符規定不能打(當時因為全美國缺疫苗, 要有一定程度以上保險的老弱婦孺才可以打).

十二月, 我先生服務的學校開始有給員工及家屬打免費的, 我們跑去學校一個禮堂排隊. 當天正在融雪, 到處一片泥濘, 大家在禮堂內髒濕的腳印和厚重的冬衣間拿到一張表格, 基本上就問了四個問題左右: 有沒有對蛋過敏? 有沒有對疫苗過敏過? 填一填簽個名也只是讓施打的一方免責(標準美國作業程序). 一個老老的護士一面嚷嚷叫大家袖子捲不上去的就從領口拉, 一面就打起疫苗來了. 沒有手套, 沒有消毒, 更沒有什麼坐在那觀察三十分鐘(真正的對疫苗有反應是這三十分鐘內). 打完給你一張小卡片手寫的打的那一批序號(出事了是廠商的事, 又一個美國標準作業程序), 其他注意事項選項一概空白, 我到現在也不知道我打的是哪一家的疫苗或是需不需要打第二劑. 然後就各自"請不要擋到別人"快滾出禮堂這樣.

施打後三天內, 被注射的手臂有肌肉酸痛, 但這是廢話, 打了一針啊. 施打一週內, 我有疲累和嗜睡的傾向,但更可能的是天氣太冷跟自己懶惰的藉口. 我先生這個之前打流感疫苗有感冒症狀的人這次完全沒感覺, 手臂上的點都找不到, 當然可能因為白人皮膚上點太多. 我這個打流感疫苗沒感覺的, 手臂上有兩個紅點, 一個我知道是針孔(因為我打針抽血都是盯著看的), 一個我就不知道是不是sympathetic針孔了. 我跟我先生還認真討論不會是我打了兩針, 他沒打到云云; 雖然是不可能, 但是當時的情況之混亂可想而知.

最近電視上看到可以去一些連鎖藥局施打, 需不需要保險我不清楚, 但是一劑美東的廣告是18美金.
Post a Comment